Jan Fan     About     Archive     Feed     English Blog

记忆之术

综艺节目《最强大脑》近来可是相当热门,也因这富于娱乐性的节目,很多人了解到了我们人类原来曾经拥有过神奇的“记忆之术”。

记忆术是从很早以前就被发明的东西,但如此“重要”的技能为什么到了今天反而无人知晓,还得靠娱乐节目才能咸鱼翻身? 当我大学第一次接触到记忆术的时候,我也着实想不明白。到后来,结合自身的经历,我才算窥得了其中的原由。

这篇文章讲的,就是我和记忆术之间的故事。

《与爱因斯坦月球漫步》

这本书是我记忆术的启蒙书籍。 它的副标题叫做《美国记忆力冠军教你记忆一切》,讲的是一个拥有普通记忆力的美国记者,在机缘巧合之下学习了记忆之术,一年之后夺得美国记忆力锦标赛冠军的过程。 作者本人还在TED上就记忆术发表过演讲,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每个人都能掌握的记忆方法》

我看完这本书的时候,当时我!就!震!惊!了!怎么可以这么厉害! 就拿记忆力锦标赛上的比赛项目来说,人名头像\速记数字\速记扑克牌\记忆诗歌\词语记忆等等,厉害的选手可以在一小时内准确顺序记住1528个数字,对比一下平时的自己,连11位的手机号码都记不住。

当时我还是个小学霸,迅速意识到记忆之术在学习上也许“大有可为”! 比如令大多学生痛不欲生的英语词汇\高中的古诗文\政治历史地理……,就算是数学和物理这样灵活的学科,你最起码也要能记住那些眼花缭乱的公式吧?(令我印象深刻的《概念论与数理统计》的那些公式,在考试前我就是用记忆术去背的)

面对这崇拜摄像机式的记忆能力,一想到自己掌握了学习的“终极秘法”,我一时激动不能自已,跃跃欲试想要拿下这记忆之术!

“最有价值的知道是关于方法的知识” —— 笛卡尔

记忆之术的学习

理论积累阶段

理论先行。 一开始什么左右脑学习法之类的就不提了,当时自己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我陆陆续续找了很多关于记忆术的书籍来看,

后面再看其它的书,都是大同小异,无多新意了,都是一些相似的技巧。 人不可能在有限的大脑工作空间里记住一堆毫无关联的事物,记忆它们的首要关键,就是在它们之间建立联系。

文字是抽象的载体,在大脑中留下的印象和细节远远比不上图象。 记得高中的同学跟我说过一个背诗词的好方法。

把诗词文字里描述的画面想象出来。

比如说英语词汇的记忆,都是将词汇转换成多个图象,再在多个图象间建立联系来记忆的。 转换的方式要么用谐音,要么用词根,要么用音标,要么用常见的固定字母组合(用单个单个字母的不敢想象,记忆的工程量真心太大)。 技巧都是换汤不换药。

理论总结阶段

具备扎实的理论基础之后,我开始投入实践了。 因为记忆术的根基就在于三个要点——“图象”,“场景”和“空间”。 把要记忆的东西通过某些方式转成图象,再把这些图象串成场景或者按一定顺序摆放在一些地方(比如你的书房,你放学回家的路,你的肢体等),需要这些记忆的时候,就先回想场景电影里的那些图象元素,再转回它原来的实物就是了。

这样的记忆方法,如果都用一对一的映射,比如

那样“记”和“忆”两个过程的转换就没有歧义。 但一对一映射往往会导致虚构场景的单调,你说”12121212121212”的数字串你光用铅笔和鹅能玩出什么花样呢? 于是一个数字往往会与多个图象挂钩,甚至一个图象与多个数字挂钩,增加变化,让人容易记住画面,但同时也增加了转变过程的难度。

另外大脑中的画面,如果要让人印象深刻,就不得不力求新颖奇幻具体,甚至是荒淫无度。(淫笑) 因为司空见惯的画面让人无趣,注意力水平低下,在要回想的关键时刻往往是要掉链子的。 增加拟人\色彩\温度等元素往往会令画面更生动深刻,色情的东西更是能把人的注意力硬生生提升好几个档次呢(这方面不得不说我是有那么点天赋的)!

“在纸上用铅笔写字” -> “铅笔用黑色的嘴唇弄脏了纸张白色的毛衣”

如果仅仅依靠单个单个图象串成场景,那么整个记忆就是线性的了,而且中间不能中断。 如果只能这样那这记忆术的适用范围可就大大缩小了。 于是我们还可以祭出自己的“空间”能力。

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很好的方向感,但每个人对自己熟悉的地方都有非常好的空间感觉——我的床在这里,书桌在这里,不能被妈妈发现的影碟放在这里……甚至可以把人当作下料的地方,你也绝不会弄错隔壁张三屁股上的那颗痣。 每个熟悉空间里的物品,都可以成为一个“钩子”,用来和自己需要记忆的东西联系起来。当然,钩起来的方法还是用图象间的联接,只不过空间里的每个物品都提供了一个场景电影的起点——这也就是大名鼎鼎的“记忆宫殿”。

实战阶段

在那一段时间,我天天跑到图书馆去记“映射关系”,即要记的东西的组成元素与图象之间的关系。 我把数字0~100,常见英文字母组合,中文的部首偏旁都记了个八九不离十。 嘿,这可不是件轻松的活啊,记到我经常发晕干呕,但想想为了那青涩美丽的学霸的梦,我咬咬牙狠下心又去背了。

要用的原料都背得差不多了,是我好好表现的时候了。

我还在宿舍\家里\学校\实验室\自己身上等各个我熟悉的地方种下了许多“钩子”,也就是一座座记忆的堡垒。

其它还找了好些记忆好手的博客,学习他们对记忆术应用,如记忆术马其顿方阵牛头领域的博客

被遗弃的法术

尝试了许多之后,发现这记忆术也就是考试前夕一些实记性的东西上才稍微有那么点作用,再没发现其它的大用处。 慢慢的也就用得少了,原来记下的“映射关系”也生疏了,这记忆术就算是放弃了,再也没有在我的学习生活中发挥显著的作用(啊!我那学霸的梦!)。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记忆达人们往往因为他们的能力而衍生出一种桀骜的态度,和一种怀才不遇的戾气。 是啊,为什么如此有效的记忆方法却没有用武之地呢?

真正有价值的学问,在于思考。思考需要从各个概念中进行仔细地推理,并根据它们的逻辑关系导出结论,也就是新的概念。 在这整个过程中,记忆术完全没有有效的参与。

也许有人说,许多概念是需要记忆的,这就是记忆术的作用所在。 但我想反驳说——你用稀奇古怪的场景把各种概念记忆下来,和我把它们都写在纸上,又有什么区别呢? 甚至在你用记忆术回忆的时候,大脑的工作空间都被那些场景给占据了,哪里留有给你思考的余地呢?

记忆术真正风行的时候,也只有在纸张\硬盘这些外部存储设备没有被发明推广,人们只能通过“口口相传”来累积知识的年代。 要不然,从1596年利玛窦便传入中国的这份技艺,怎么到我们这个繁华的世纪,就没了踪影呢?

最后的话

读的书多了,学习的经验增长以后,我发现对于我来说,真正有效的学习方法是通过自己的思考,在各个知识概念间建立逻辑上的联系,这联系越交错越复杂,这些概念便掌握得越深刻。 并且就像沙滩上堆城堡那样,基础的概念之间的联系牢固了,更抽象更高层次的概念便可以筑在其上——可以从更抽象地层面去进行思考了。

当然,这是我的一家之言,如果看官拿这记忆术还有更意想不到的妙用,欢迎来跟笔者分享呢!

参考资料

Comments

多说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