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Fan     About     Archive     Feed     English Blog

生产与消费,共性与个性

之前笔者写过一篇文章,《劫持我们的社会?》,说到了这样一个概念——富足的社会是基于人与人之间安分守己的分工合作。 但这只是解释一半。只解释了生产,还少了消费。

而看完《富足》这本书,结合之前看过的《后物欲时代的来临》,笔者的观念又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人独特的个性和社会的共性之间的矛盾,决定了未来社会发展的方向,也就是“生产专业化,消费多元化”。

这也是笔者第一次能够自完其说地完整解释这个概念,免不得要有几分兴奋。

富足的标准

Maslow

我们判断富足的标准往往与金钱挂勾,我们认为亿万富翁很富有,而穷人很贫困,这在直观上让人感觉无须辩驳。

也有另一种富足的定义,这是我从《穷爸爸,富爸爸》一书中学来的所谓的投资和财务自由的概念——重要的不是你能挣多少钱,而是当你停止工作的时候能够获得多少的收益。

但是,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这也是《富足》这本书给我的一个重要启发——富足的衡量标准,是一个人所拥有的自由时间。

时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因为无论是谁,一天都只有24个小时,但是如何利用这些时间却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活质量。在过去,仅仅为了满足基本需要就占用了大部分的时间。到了如今,在世界上的许多地方,这种状况还是没有太大的改变。在现在的马拉维,一个乡下农妇必须把她35%的时间用于田间耕作(以获得糊口的粮食);33%的时间用于做饭和打扫卫生;17%的时间用于获取干净的饮用水;5%的时间用于收集柴火。这样在一天当中,她只剩下10%的时间可以做其他事情。事实上,就算她想去找一份有报酬的工作,以摆脱这种周而复始的生活,也不可能有时间。正因为如此,里德利感到,“致富”最好的定义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节省时间”。“让我们忘了美元,忘了珍珠玛瑙,忘了黄金吧,”他说,“真正能够衡量一个东西的价值的,是要想得到它你所必须花费的时间。

在这个定义上,不讨论更高层次的需求和欲望,工业时代的我们其实大多数人都已经是非常的富足,至少相对于古时候的皇帝来说。

其实这就正是初中政治课本(如果没记错的话)上讲到的“劳动效率”,如果一个人能以更低的时间成本获得他所需要的基础物质资源,那么他将拥有更多的时间来追求他更高层次的精神需求,这样的人是富足的。

消费时代的来临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分工合作和交易是技术得以发展进步的一个前提。 这些都是工业时代的主要特征,它们共同促进了我们的劳动效率。

层出不穷的新技术、我们日常工作的价值,都可以从“节省时间”这个维度去观察。 电灯、电话、印刷术、蒸汽机,这些都是非常容易想到的伟大的技术创新,它们极大地加速了我们满足日常需求所需的时间。 正如笔者自己的工作,在腾讯这个国内最大的社交通讯企业,其工作的价值简单来说,也就是帮忙人们更高效快捷地沟通与交流。

正是工业的继续发展将终止它所造就的全面省时的逻辑。

当基础的需求迅速地被技术所覆盖,我们释放出了前所未有的自由时间,事情开始变得棘手。 我们第一次从生存的压力中挣脱,我们第一次开始感到了“无聊”。

人类各个民族曾经提出过的几乎所有的主导人生观,都是建立在人类历史的一个基调之上:生存是严酷而艰难的。人们通过艰苦的努力以及他所创造的生产力的进步,使他渐渐脱离饥寒和苦难,而我们却又要说:苦难才是他成长和成功的基本条件,这不等于说,他的成功将使他自己堕落和失败。

我们不再满足于生存,我们会想要追逐更高层的生活的意义,我们要想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快乐是否就是人生的终极意义”…… 同时,广告、营销的时代到来了,商人们由“从消极地满足需求转向积极地创造需求”。 这分明是一个买方市场(Buyer’s market)。 多少游戏策划、产品经理绞尽脑汁地在寻找、挖掘用户需求,他们基于人性去设计更刺激、更有趣的产品,以期能够得到用户的青睐。

广告如果有效,就造就了消费主义,导致了浪费。如果无效,则自身就是浪费。

生产专业化,消费多元化

人性追求什么?爽。 再俗一点,就是黄赌毒、七情六欲。

而我们常常谈到,人性追求平等,这是“政治正确”,但事实上可能并不正确。

人类是一种兼有共性和个性的两重性动物。人类为什么还要追求个性呢?因为生存的竞争既存在于物种之间,更存在于物种内部。 仅仅择偶上的竞争就足以说明追求个性的功能。 美在进化上的功能就是发挥着“强调”的作用,如果它起不到“强调”的作用,它是否美是存疑的,被漠视便不足为奇了。

由于人类追求个性、“牛逼”的天性,在已有工业化的、整齐划一的需求之外,我们必定会主动追逐更新颖的、独特的需求,以展示自己的“过人之处”,来吸引其他人的关注和崇拜。 试想想你的智能手机,你选择苹果而不是小米,是真的因为小米手机的功能满足不了你的需要,还是更多的是因为你的个性?

而一旦有了需求,在工业社会的逻辑上,就必然会通过技术改进来发生大量的复制,去节省实现这个需求的时间。 然后追求个性的人们又会马上开始新一轮的需求。 人的天性和工业化就像猎物和猎者,这是一场永无止境的追逐赛。

race

方便的追求剪除了事物的多样性和复杂性。礼仪就是反简化,寻欢必定不怕啰唆。手书信札、手制贺卡、自包饺子、自制月饼。正是因为不方便、非机器,将以其情感和区别性,成为温饱解决后生活的内容和支点。

工业曾是一个时代的主宰。它挟持的省时、方便、整齐划一的价值观自然会弥漫于全社会。 而钟摆能够回头,其实也是因为工业的复制为我们解决了温饱,人们有余力不再屈服于单调的复制了。

每个需求,因为技术的进步,只需要非常少的人力就可以使之饱和。 这样大多数的人岂不是要失业了? 按照上面的逻辑,需求的数量会上升,这部分从传统需求退下来的失业者将在新的需求点上找到自己的工作。 但前后的人力资源需求是否就一定相等,将无人失业、甚至人才将永远紧俏,这就在笔者的见识之外了,也许需要经济学家们更精准的数学模型才能解答吧。

参考书目

Comments

多说 Disqus